<th id="f6anu"><sup id="f6anu"></sup></th>
<code id="f6anu"><nobr id="f6anu"><track id="f6anu"></track></nobr></code>

    <code id="f6anu"><em id="f6anu"><optgroup id="f6anu"></optgroup></em></code>
    <code id="f6anu"></code>
    <object id="f6anu"></object>

    <th id="f6anu"><option id="f6anu"></option></th>

    <th id="f6anu"><option id="f6anu"></option></th><th id="f6anu"><option id="f6anu"></option></th>

  • <thead id="f6anu"></thead>

    
    
    1. <object id="f6anu"></object>
      <big id="f6anu"></big>

      玩家心得

      閑言碎語話游戲

       

       

      前些日子魔獸關服,說是另一個公司接掌魔獸平臺,于是500萬玩家無事可做,忽而聲討繁雜瑣碎的關服手續,忽而怒砸某魔獸服務臺,就連工信部的只言片語也貽人口實,被玩家們上綱上線,納入到魔獸世界玩家們的憤怒之中。盡管后來工信部出面澄清了事件的緣由,也無法平息無事可做急躁不安的眾玩家心火。于是天下大亂,彌漫著著急惶惑的心房中,數百萬無依無靠的玩家像沒娘的孩子失了依靠,焦急浮燥盡呈網絡?;隊繅艨M的游戲,目不斜視的虛擬夢境,幾百萬孤苦伶仃的玩家自從脫離了游戲屏幕,融入社會,游戲抄作疊起,蠻煙瘴雨立傾!一個玩家對游戲迷戀不舍引起的親情召喚:“……你媽叫你回家吃飯!”竟引起幾百萬玩家的共鳴,網站被帖子的刷新暴了機臺。
       

      唏噓再三,暗自欣慰。我們沒有魔獸世界玩家劍拔弩張的心頭之火,也不會跟著起哄,因為我們日趨平穩,安安靜靜地躲在天之游俠的游戲里自娛自樂,躊躇滿志地打發每晚八點搶“9” 號金礦石的日子。
       

      自己不常上線,只是有時間在每晚八點搶“9” 的時間段策馬馳奔,完成每晚應做的任務,其余時間總是在夢魘的文字里追尋猗歟休哉的夢。所以相對于我這個懶惰的玩家,我的人物—綠絲帶的級別在玩家們眼里已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小號了。我不忌諱自己級別之低,因為我覺得玩兒游戲快樂就好,沒必要把自己弄的緊張兮兮,陷入到勞累的苦役中。
       

      忽一日,我從苦悶冗長的文字堆里抬起混濁的頭,也想要尋釋寬宥的日子,去提升遭到玩家們譏笑的級別了。于是我整裝待發,趨之若鶩的跟隨玩家們到上古克朗布法師的聚集區去提升自己的級別。上古克朗布野外的復活處左拐前行,穿過獵豹的區域,涵洞的左前方,是一個孤伶伶的廢舊鐵路的售票房,而一條不長的鐵路從這座小房子的站臺外穿過,終止于一座高聳的兩邊陡壁拱起的木橋,眾多的法師怪就散布在鐵路兩側的空闊處。我選擇了一個巨石作為自己生養血欄的棲息地,每刷完一遍法師時,就會在此地靜養血欄,為下一次進擊做準備。
       

      游戲本是娛樂的,可它擁有的格斗技能和高級別的強大就不是自己所能想象到的了。那些擁有極品裝備,級別提升到滿級而又沒有裝備需求的玩家會沒事找樂子,拿兩族的對手開刀祭劍,而我也成了對方攻擊的目標,一會兒工夫就被偷襲了N次。
       

      15這個數字令我至今難忘。因為它是會里的玩家點數記下的我被對手屠殺的數字。所以我由此知道了游戲的殘酷和它令人愛不釋手的魅力,也由此頓感魔獸世界玩家遭遇關服時的心急難耐的失落心情。難怪在游戲里有些玩家會在游戲喇叭里狂吼:“是不是男人脫下來褲子讓瞧瞧!”雖然這話說的粗俗低級了點,但也說明玩家的強大不是用嘴說出來的,是玩家們真刀實槍拼出來的!也難怪有些玩家拼了命的練級和害了紅眼病似的覬覦別人的裝備,因為一個玩家只有擁有了這些才不會被它制肘!畢竟別人的恭維話不是說給弱者聽的,也只有擁有了眩目的極品裝備和高級別才會擁有令人心花怒放的自豪感。
       

      那是一場群毆行為,公會對公會的廝殺。我沒有必要關心異族那幾個好事的玩家在后來的打斗中被滅了多少次,我只知道那是一個慘烈的格斗現場!裝備的精良,級別之高,技術之好決定了瞬間的爭斗。盡管我們是在升級而他們出來偷襲顯得手段卑鄙了些,盡管他們的行為顯得粗俗并有著好事的逞兇斗狠之嫌,我仍不能不在心里贊嘆相對于我這樣的玩家他們因其裝備好級別高顯得強大的一面!
       

      小說里,我曾在不少篇幅述說過有關游戲裝備及新圖開發,技術設置等問題,那也算是有感而發吧!在同天之游俠玩家們討論這款游戲近來的狀況時,大家對于網站近期推出的裝備開發早已親身目睹并身得好處。原先那種不識白金為何物,不知戒指放何處的情況已是往事。如今的游戲隨著時代的進步變的更充實,更人性化而有趣好玩。玩這款游戲的老玩家大都記得幾年前游戲的平淡無聊,誰會想到如今的玩家竟敢出價自報身價近萬元呢??峙聸]有級別和絕頂裝備的支撐,這些玩家怕不敢這么喊價遭人議論吧?!
       

      有了極品裝備和高級別,就有了一舉擊潰強敵而自己得以生存的條件。我們市有一自由搏擊俱樂部,它就在離我的居處不遠的地方,名曰:自由部落。它是一個進場后束縛制約極少而簡單明了的場所,一進場就是兇悍慘烈而極具欣賞性的打斗活動。強壯的男人和豐潤健美的女人在那兒同場操戈,三五人不論,七八人不多,豐臀飛舞,纖掌紛發。那種近似于赤裸的打斗,那種一進場就讓人血氣沸騰的千人齊呼場景和令人毛骨怵然的男人女人的一舉一動,一撞一摔,那種讓人目不斜視,觸目驚心的格斗效果,不也體現著我們游戲里團隊廝殺,刀光劍影的效果嗎?如果你看到一個貌美如花而又陰柔兇狠的女人竟敢挺身而出,拼死抵抗全身滿布肌肉的強壯男人,難道你不為她們身段的優美肥碩和抗擊打能力而心生贊嘆嗎?難道不是她們因其本錢雄厚才敢挑戰強勁的男人而使她們對手機警暴力,色誘無限顯得長相更女人而又顯得無欲則剛嗎?!
       

      女人因了健身器械的長期磨練,竟生成一付壯哉肥碩的體質。于是這一副健美的身子就不再娉婷婀娜,就不在繡花女紅,一反世俗偏見,加入到男人的自由搏擊隊伍。那種令人眼花繚亂的格斗技法,那一聲沉悶的身體相撞后落到地板上的驚心轟響,你敢說不對她們的搏斗現場記憶猶新嗎?你敢小覷了她們是女人而不相信親眼目睹的這場場壯懷激烈的格斗現場嗎?同樣,在我們的游戲里,那些自小就磨難自己,使之漸漸生長的男人女人,會因他們是男人女人,就顯得她們的體質與男人不同嗎?有的只是未成熟長大的操縱某個人物號的玩家和對自己了然與胸的成熟玩家之分!有的只是高級別后就顯得無事可干,于是無事生非,找點事兒樂樂,去騷擾別人練級者和至今仍辛辛苦苦練級,希望自己早一點強大,有能力保護自己抵御異族無端攻擊的玩家之分!
       

      記得小時候,一次去同學家玩,一條灰渣鋪成的小路一側,我和幾個伙伴到了一個紅磚紅瓦的舊房子里,去聽一個據說是干過劊子手職業的獨眼老人講述他當劊子手時的經歷。老人道是自己瞎掉的眼睛和其劊子手職業有著關聯,這瞎了的眼睛是殺人的血氣撲瞎的。老人說現在電影里演的劊子手雙手握鬼頭刀的砍頭手法不對,殺人不用費那么大勁的。人的脖子后徑的骨骼的組成中有一空隙,那才是劊子手下刀的地方。操刀者手持鋼刀,刀刃懸于手肘,殺人時臂膀下沉,鋼刃左傾下落,輕輕一劃,人犯立時斃命,還用得著傾全力去下砍那顆頭顱嗎?從這點看,揮舞大刀去砍人頭顱的殘暴和鋼刃懸于手肘的輕輕一劃形成了強烈的對比,一個血濺頭顱跳動滾出,一個則身首不分而倒地斃命,這兩種殺人手法給人的視覺效果是不同的。殺人手法不同,可結果卻是一樣,都是為了懲治大奸大惡之人。
       

      我們游戲里不是設置了人類瀕臨死亡時那一聲刺入耳鼓的尖叫和鬼族死亡瞬間似有聲響的一聲悶哼嗎?那劃破屏幕傳入我們耳鼓的尖叫,你們難道不感到震撼心脈,觸目驚心嗎?也難怪有些玩家找樂子殺戮異族了,那是不是一種病態嗜血的瘋狂行為?而在這瘋狂行動之后,那種朝被殺玩家尸身上猛坐的行為,是不是一種癲狂的病態而讓人不齒呢?!
       

      如今的游戲,我們已從先前的無知而后新奇刺激,漸漸沒了生澀,變的純熟老練起來,先前那些設置很難的技術,現在我們也熟而生巧,感覺如網如織,簡單靈活了。我們用了五年的時間掌握了天之游俠人物的技法的應用,其技法之熟捻如魚如水,鐫刻在我們的腦海,那么我們為何還要記恨某些玩家的惡意挑釁只管恣意報復而不自娛自樂辜負了自己的好心情呢?
       

      自從游戲開設了廣播喇叭,常見有玩家在喇叭里大呼小叫,吵鬧聒雜,罵爹罵娘,臟話亂飛,我無心與伍,卻又為喇叭平臺上這些玩家發明的同音字的罵人絕學心懷贊嘆!
       

      我們不能不感嘆我們祖先創造的象形字的含義的博大精深,而文字之外的意義的延伸怕就不是我們祖先創造的這些方塊字的意思所能表達的吧?我想,天怒人怨也好,滋事生非也罷,游戲嘛,亦玩亦樂,恰然自得就是了。玩游戲就要玩出意境,玩出愁腸百結的無奈與迷惘,糊涂與難悟!網絡是一種娛樂休閑的工具,它的設置自當是為所有玩家的需求設計好了各種方便與制約,既然如此,我們為什么就沒了自尊和憐憫心,非要用惡毒的語言去傷害別人而同時使自己受別人傷害呢?!經過五年的時間洗禮,我們為何仍不能坦然相對,兀自意足呢?
       

      妻是守舊之人,幾年游戲下來,她的視角觀點盡管通融不少卻未改變其行事作風。她是學佛法之人,就用耳濡目染的眼光看問題。一次她看到兩名玩家罵罵咧咧說話難聽,便想要做和事佬消除玩家彼此之間的隔閡了,誰想卻得到當場唾罵!我勸妻道:“他是個十多歲的孩子,誰會聽你嘮叨”。妻道:“他不是三十好幾了嗎?怎么會這樣??!”我道:“他這個號聽說有幾個玩家玩,肯定這個上線的人是個不知好歹的楞頭青。”看幾個玩家怒氣未消的咒罵那個玩家,我又道:“游戲玩到這份上,也太沒意思了。”妻無語。之后便憤然下線了。
       

      由此我想,天之游俠是不是少了一種職業人物,少了一種研討會之類的組織形式,少了一種追殺令之類的令牌,可以使論證后得到這追殺令的玩家手持天賜君臨的尚方寶劍,去懲罰惡人而使正義弘揚!那么這種職業該是擁有網絡專供的金色盔甲,手持金劍,羽衣厚裹,恣意盎然,不論何時何地,都可以忠實地執行格殺的命令,用驚若夢魘的一擊格殺罪犯,直至把他趕出屏幕!
       

      我們就為那些不辯事理者找找理由,看他為何聞人勸說不感激反而惱羞成怒的唾罵勸人者。其一,他在家沒事兒才上線玩游戲想要娛樂一番的。那么,這種好心情豈會因了和人有爭執反而遷怒于勸架人呢,不是人說抬手不打笑臉人嗎?更何況這只是一名勸架的人,這不合常情!其二,他和某個玩家結有怨仇。他每天上線的主要任務不是搶9練級而是報仇雪恨, 尋釋他們的蹤跡攻擊敵人而讓他們在游戲里么事也干不成!可是游戲里玩家大多都有人鬼兩族的號,他在游戲里最終還是讓人捉了痛腳。不過逢人勸架對他沒有惡意,更何況當時他正遭人惡罵,妻的勸說正是阻止人家對他施罵的,這是對他的好,他不會連這種情況也看不出吧?這也不合常理!其三, 是他心情本不好,才和人偶有矛盾的??晌荫R上推翻了自己這一假設,因為當時我也在場,正準備去刷法師,而幾天來就是那幾個玩家逢他在場必起禍端,對他的憤怒嘲罵那是如鐘準時,欲拔頭籌的爭先恐后和他對上了眼,那些膾炙人口的諷嘲語言我也是見識多多了!我是想不來他為何推諉遷怒于妻,大概是妻見證了他的丑陋而羞怒于心的緣故吧。也許是他確實心情正不好?也許……也許……
       

      在游戲里, 我看見過許多針對某某的怒氣。我不會自不量力的勸說某個玩家以免自己下不了臺!常言道:好閑事不如賴不管!大家心里有桿秤。圍觀的玩家們,眼不見心不煩,大伙兒快去練級吧!
       

      有一則消息說,有一個名叫魔域的游戲網站被一安陽的宋先生起訴至法院,起因是其在游戲里注冊的賬號“落花流水”因投入大量時間統領一個2000人的軍團團隊被無故解散引發爭執而起。本案作為特殊例案已被法院受理立案。對于法院,它是一個牽涉到網絡游戲的新生案例,有些專業術語,技術分析有待法院進一步調研確立。對于我們,這個軍團團隊要組織好這個龐然大物,不知要耗費會長多少心血!而那種牽涉到團隊之爭的戰斗場面,動轍數千人的戰爭場景,我們就只有用臆想來想象了。因為我們知道,我們這里一個團隊只有幾十人,可會里已是人事復雜,吵鬧不堪了。換位思考,要是用我們的會長現在的管理水平去管理這么一個2000人的龐大軍團,能站的住腳嗎?你作為一個這樣的軍團的會長,那種興致盎然的好心情豈不是一上線就被會里亂七八糟的事兒弄的好心情也拖沓殆盡而使自己陷入進退兩難的窘境嗎?
       

      談笑奢靡間,我想到了前些日子因我而起的晚間的人鬼爭斗——那場兩個公會之間的爭斗。我想不到那種蠢動于冥冥之中的怪事還會找到我的頭上,我想不到那種憤懣宣泄的行為還會由我而表現的淋漓盡致……刷法師,是我這些日子每晚搶9之后要做的事情,可我自從從鬼轉人后,這種好心情就饔飧不繼的讓異族的阻攔把這奢望變成了無福消受!盡管我每晚會準時出現在上古克朗布野外的地域,可那種欲罷不能,行而遭劫的擔心還是左右著我。眼望著頗大的一片法師不讓我刷,這不是暴殄天物嗎?這一次我和96級的玫瑰花、86級的達魔祖師組了不共去刷法師,于是遭到了異族敵對公會的劫殺。我剛從鬼族轉入人族,我想要升級,所以從沒有也不想樹立強敵,在我無心反抗而坐下來時,那個敵手——那個過后說我們工會出爾反爾的戰士還是在我眼睜睜看著的情況下硬生生一刀刀把綠絲帶的身體零割了……后來就是我一次次沖上去一次沖被擊殺后氣憤慊怒的戲言,后來就是會里玩家的一片公憤,后來就是保衛公會不受欺負的混戰戰場,再后來就是那個戰士讓人又恨又笑的喇叭廣播里咄咄逼人的狂吼:“王者歸來,爾等出爾反爾,看你們還有什么話說!”是啊,我無語??墒鞘郎夏膬河姓胬?就是月亮也有黑斑/我們不屑用喇叭反駁/沉默就是譴責/有理不在高言!
       

      寫到這里,我突然醒悟,也似乎明白了那場真對我的格殺余味未消的真正含義!原來在天之游俠游戲里活的有滋有味的這個人物號綠絲帶, 因其身在一個他們嫉恨的工會而引起了某些人的敵視,他們要拿綠絲帶開刀以證明一個強大人物的誕生而心生歡喜了!可是,游戲本是娛樂的,人物號的生命是無限的,你阻止了一次生命的沿續,又重生出個綠絲帶!殺是殺不完的,這可是網絡設置的。那么,究竟為什么呢?你為什么要不分青紅皂白的屠殺異族而娛樂自己呢?我自忖這個稍有名氣的人物號綠絲帶活在你們之間,而且活的有滋有味,不是一件好事么,而你們為何就不舒心,就感到如坐針氈呢?頭目升級,各取所需,游戲不就是這么構成,從而形成了一個頗大的群體,而使游戲網絡得以維護客戶群的么?
       

      我滿足于天之游俠給我這樣一個平臺,讓我有所玩耍,自娛自樂,彼消彼長的有所陶醉!
       

      我驚嘆于自己還有精力去面對一次次格殺還有耐心陪伴那些精力充沛無處發泄的玩家而不在意你們殘殺了我的生命還朝我既將消失的尸身猛坐這種行為!
       

      我欣喜于自己經過一次次格殺仍能駐守在天之游俠的版圖中而沒有上了你們的惡當嚇的連級都不敢升了貓在上古神父的身邊再不敢出來!
       

      我知趣于自己至今還沒有把某個玩家當作自己的敵人,有時間就上來瘋一瘋,而沒有自暴自棄,找尋那些曾對我不懷好意偷襲不斷的玩家復仇而掉了自尊,自不量力的把他們作對手使自己真的樹立起一個強敵這種行動!
       

      同樣,由幾十個人構建成的集體公會,誰也不能保證會里的玩家不和別人扯皮。我們的游戲還沒有開發出專供大號去刷的副本新圖而讓他們每天有事可做,那么每天打打鬧鬧是少不了的。我為有幸成為游戲里的玩家深感榮幸!我懷念那些走失的玩家并衷心祝福他們生活完美!月缺月圓,日月輪轉,生生滅滅,復而周始。一個個人物的誕生說明我們有緣在這里相會,他日無緣你去了愿你記得我們曾有一個人物號誕生在這里一起渡過了許多苦辣酸甜的日子而留下某段記憶、某個人物號在你們的腦海深處……
       

      后記:我不敢妄評自己這段日子升級活動中所遭遇的。只是有感而發自己玩兒游戲時的所想所思罷了。請玩家們切勿對號入座!心有所想,夢有迂回,輾轉愁結,幾經反復,文字就這樣寫下來了。沒有掩飾,自有瑕疵,也算是這段日子對咱們游戲和玩家的一點見識吧!
      望勿生嗔!
       
       

      国外欧美一区另类中文字幕_韩国A级毛片_亚洲人成在线观看_国产91在线播放